相赫小蘑菇

有恃无恐 41

现背&私设

---------------分割线--------------

“哇~吃得好饱~接下来想吃水果了~”

“稍微休息一下啦……”李进衡懒懒说道:“先把餐桌收拾了。”

“卡夹~”

于是几个年轻人起身乖乖地整理起餐桌,按部就班地将相同型号的碗盘分别叠在一起,陆陆续续地搬运去厨房。“这个我来拿,”李民衡自然地拿起桌上剩余的两摞瓷碗,温声说道:“哥就负责把筷子们带回厨房。”然后扭头对从厨房折回来的李进衡说:“进衡哥,你今天是抽空回家吃饭的吧,实验室忙的话就先回学校吧,没关系的。”

“这里交给我和民衡就够了进衡。”

“OK,那谢谢姐夫了。”

擦完桌子的李汉衡回到厨房,淡淡说道:“那进衡哥一路顺风。”

李进衡淡淡说了句“那我走了”后,径直朝玄关走去,路过客厅时拿起刚刚回来时扔在沙发上的大衣,一边穿一边打招呼道:“爸妈,姐姐,我回学校了。”扭头瞥见妹妹刚从旋梯下来,忍不住提醒道:“相赫哥在厨房,帮民咚照顾一下。”

“我知道的啦~进衡哥注意安全~”

---------

待李进衡离开后,李汉衡转而望向李相赫,吞吞吐吐地邀请道:“相赫哥等等晚上我能和你玩大乱斗吗?”

“哈?”李民衡不满地挑挑眉,沉声道:“李汉衡小朋友,你知道明天什么日子吗?”

“哈?1月1日啊……”李汉衡也对他三哥不解其意,试答道:“新年伊始?”

“明天星期五,你依旧要上课的日子。”

“……”

“所以你功课解决了吗?”

“……”

当看到李汉衡原本满眼的欣喜与期待因为现实的打击逐渐被失望和不甘所掩盖,李相赫不知怎么地,忍不住微微张了张嘴,轻声道:“我跟你哥等你写完作业。”一贯清冷平淡的语气此时却无意识地掺入丝丝哄小孩的意味。

话音刚落,李相赫就感受到小汉衡朝自己投来灼灼目光,光亮在那双清澈的眼睛里一闪而过,转瞬被郑重其事的神情占据,仿佛是在向他确认承诺似的。这样有意克制情绪的行为,让人难以想象会出现在这般青涩稚嫩的脸蛋上,李相赫不禁遐想,某个五六岁时便懂得独自归还钥匙赎回押金的小屁孩,是不是也曾露出过这般故作沉稳的神情,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李相赫抿了抿嘴角,轻轻朝李汉衡点了点头,得到承诺的李汉衡满意地咧了咧嘴,挥挥手回复道:“那相赫哥我回房间了,哥和姐夫慢慢洗。”

“21:30截止,逾期不候~”李民衡轻飘飘地提醒道,手上洗碗的动作没有停下,背对着李相赫沉声道:“什么时候哥也会哄小孩了,也没见过你这么哄过我。”也不期待李相赫的回应,仔细地将碗碟打上泡沫然后温柔地放入另一半水槽。李相赫望着李民衡的背影,无声地叹了口气,刚想说些什么,一个活泼的声音闯入了平静的厨房——

“相赫哥来客厅休息呗~在厨房看‘姐夫&小舅子洗碗流水线工程’多无聊~”

盛情难却,李相赫跟着妹妹来到客厅,只是双手轻攥地垂在身体两侧,浑身上下都插着“无所适从”的批注罢了。

“相赫,来和我一起插花吧~”女人正跪坐在柔软的地毯上,一手拿着一支跃跃欲绽的白色百合,另一手拿着修剪花枝用的剪刀,望向他的眼神满含慈爱。宽大而方正的红木茶几上摆着一个线条流畅的玻璃花瓶,旁边铺着杂七杂八的花叶,是在来这里之前和李民衡去买的,毕竟两手空空地做客很不礼貌,所以在他的多次询问下,李民衡给的建议是送花。

李相赫轻轻“嗯”了声,在女人旁边的地毯上坐下来。蓝牙音箱播放着他没听过的古典乐,但这种舒缓的曲调,他很喜欢。周围布置摆放的盆栽葱郁盎然,显然被主人精心地关照着,似乎也衬托出这个家庭的蓬勃生机,温度适宜的空气中游离着丝丝清甜的气息,这种花草的自然味道,他也很喜欢。

“谢谢相赫,这些花我都很喜欢~”

“唔,那,太好了。”对于如此直白的情感表达,李相赫从来都不太擅长应付,有些不知所措,放在腿上的双手轻轻攥成拳,略微生硬地问道:“那个,我该做些什么呢?”

“相赫喜欢这里面的哪种花呢?”女人垂眸笑道,慢条斯理地将修剪好的百合放进花瓶。

“但是,我对花并不了解。”李相赫淡淡说道,视线流连在那堆花叶间,然后伸手轻轻捻起一支淡绿色的重瓣花递给女人。

“这是洋桔梗哦,很漂亮,是吗~”抬眸见身旁的孩子安静地点了点头,模样乖巧,让人喜欢得紧,于是柔声继续说道:“它代表,始终如一的爱。而绿色洋桔梗的花语,就和相赫一样——坚毅和信心。”李相赫惊讶地微微睁大了眼睛,然后有些羞窘地抿着嘴,抬手捋了捋头发。

“民衡他……”女人突然转换话题,有些担心道:“其实有时候挺霸道,因为很有主见,有时候不免固执于己见,如果他惹你生气了,你千万不用对他客气。”

李相赫垂眸沉默了一会儿,新的队伍名单已经形成,T1引援了S10冠军教练组Daney和Zefa还有超级新人辅助Keria选手,续约了李民衡和金彰东,新签了青训Zeus和Oner,而李相浩和Kuri离开了,明年的T1有着10人的大名单。但与新监督Daney的初见,说实话,让李相赫难得地有些不太舒适,甚至,可以说是反感——

“你好,我是Faker,李相赫,合作愉快。”当李相赫平淡地做完自我介绍,礼貌地伸出右手时,Daney却张开双臂豪迈地将他拥进怀里,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背,仿佛是久别重逢的朋友,“LOL的goat,久仰大名!”Daney松开他后郑重其事地说道:“而我,也是LOL的god,相信我们的合作会有非常愉快。”

虽然人与人的交往不应该被首因效应左右,但Daney对队伍建设方向的见解,说实话,也和李相赫的意愿产生了很大的分歧——

Daney认为T1人才济济,需要给每个选手平等的上场比赛机会,可以尝试不同排列组合具有的不同风格来应对不同的对手,并对多种排列组合的训练和比赛情况得出最优解,并且他要求改变指挥格局,将主指挥权交由打野,副指挥权交由辅助,要求其他路专注对线,听从指挥,此外,他也对在比赛中会普遍会遇到的情形作出了固定的应对措施,要求选手绝对遵守和服从……而李相赫认为在现实竞争面前,每个选手首发机会的大小以其实力决定,对于比赛,无疑一支稳定首发的队伍具有最稳定的默契程度,一支正确组合的队伍具有最大的兼容性去应对各种各样的对手,他认可Daney排列组合找出最优解的想法,但仅限在休赛磨合期,他希望在春季赛前Daney能将24种排列组合中得出3种及以内的优解,T1不是乌托邦,至少目前他认为,在比赛和胜利面前,“平等的首发机会”是无稽之谈,这种“平等”对同队伍中相对更具实力的选手来说称不上“公平”。至于指挥权的所属,他可以接受并愿意去实践试验Daney这条方针的可行性和适用性。

起初所有队员都怀着满满的信心和憧憬,愿意听从、配合和尝试Daney设想的蓝图,但是近期一个多月的训练磨合所得到的结果不尽人意,李相赫单独约Daney交涉这个问题,可是对方屡次让他无功而返,Daney会在情真意切地请他给予自己信任时,双手搭在他的肩上时不时轻捏着他的肩胛骨,会在低声细语地安慰他只要投入足够时间和精力就能得到理想的结果时,轻抚他的脊背,会在好言好语地肯定他的版本理解和决策见解时,一手拦着他的肩膀,会在信誓旦旦地以自己S10冠军教练的荣誉担保时,抬手朝他作出发誓的动作,“美丽”的说辞与“真挚“的举动总让李相赫微微皱眉,这模样,像极了二战时期某个杰出的煽动家。

而引发的矛盾也不只有在李相赫和Daney之间,李相赫可以做到心平气和地和Daney交流,但李民衡不能百分百做到,性格使然,前段时间要不是他及时介入两人的分歧,那迸射的星火或许即刻就能引发爆炸——

那次在复盘结束后,李民衡再一次针对Daney强硬复述了个人对复盘中某个问题的见解,李相赫轻轻拽了拽李民衡的右臂,将人当在身后,目光平静地望向已经紧锁眉头表现出不耐烦的Daney说道:“教练,不好意思冒犯到您了,民衡的困惑我会跟他解释的,今天辛苦您了,孩子们也都需要休息一下,我们就散会吧。”Daney似乎对李相赫仍然具有较多的宽容和耐心,于是谅解地拍了拍李相赫的肩膀,低声说了句“那辛苦相赫了。”

散会后,李相赫径直朝训练室外走去,而李民衡默契地跟着他哥来到露台上后,终于开口愤懑道:“哥明明是他——”在收到李相赫冷冷一瞥瞬间肩膀耷拉下去,满脸衰色,仿佛郁结于心,却还是低声抗议道:“可是我觉得我的想法没有问题。”

“我知道。”

一听到他哥的肯定,原来蔫头耷脑的人倏尔挺直了腰杆,重整旗鼓,理直气壮地说道:“就是嘛,我可是给出了极具建设性的建议,他却如此专横独dua唔——”李相赫伸手就用力地捂住李民衡的嘴,冷冷地指责道:“但是你不能以这种态度跟教练交流,而且——”可能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严厉,李相赫顿了顿,缓缓松开了手,低声说道:“民衡,你可以用这样的态度跟我争论,跟我争执,但是你不能一以贯之地也这样跟其他年龄比你大的人交往。”

“我不介意你和我相处时辈分无差别,

“我喜欢你在我面前坦率直言,不要求你修饰措辞,

“我愿意和你在游戏见解的分歧上争论不休……”

“但是别人不一定都和我一样,

“也可能有人会把你的言行判为‘以下犯上’。”

“懂了吗?”

李相赫抱着双臂,平静地望着面前的人,见他呆楞地盯着自己。李民衡眼神里的情绪丝线复杂地纠结在一起,让李相赫短时间内来不及解开也无法一一理清,就看到那团情绪线团被春风般的笑意吹得无影无踪,不知是被吹向情绪的垃圾站,还是被吹入情感的研究院。

“下不为例,Gumayusi选手。”李相赫满意地抬步离开露台,而李民衡随性地将双手插进裤袋,勾着嘴角跟上了他哥,两人并肩走向训练室。

-----------

李相赫回神,轻启薄唇,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只对我这样其实没什么,就是怕他在别的地方惹事,不过,我会就好好教育他的。”说完露出了俏皮的小虎牙。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女人因为李相赫的话笑靥如花,肩膀也微微地颤动起来,待到平静了些许,将最后一支尤加利叶插进花瓶,轻声道:“谢谢相赫,这么包容,照顾民衡,他真的很幸运。”

幸运……吗?

李相赫微微垂眸,习惯性地舔了舔唇,看到一碟果盘轻轻地落在红木茶几上,旋即,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打断了李相赫的思考——

“吃水果吗?”

李相赫闻声抬头,对上了那双潋滟清澈的桃花眼眸,正泛着温润的涟漪。

“民咚我要~”

“带着降噪耳机看着ipad的人为什么可以秒回……”李民衡淡淡地将叉了一块哈密瓜的叉子放到李相赫手里,然后随便给二姐叉了块西瓜递过去

“妈妈在和相赫哥聊什么?”李民衡将叉子递给妈妈,好奇地问道:“怎么这么开心?”一边将茶几上散布的残断花枝理进垃圾桶。

“我在问相赫你有没有惹事~”

“妈,怎么搞得像老师家访啊……”李民衡勾了勾嘴角,追问道:“所以相赫老师怎么评价我呢?”

“李民衡同学,”女人抿着笑嗔怪道:“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emmm,我觉得嘛,”李民衡撅撅嘴故作思考,倏尔咧嘴一笑,在李相赫旁边坐下来,扬了扬下巴自信发言:“我这么帅气又优秀,很难有老师会不喜欢我~”

“咳咳咳咳,不,不愧是你,李民咚……遇到相赫哥这样的前辈,你就偷着乐吧~”

“二姐,我可没有‘偷着乐’,我想把相赫哥带回家来就是想让大家也能和我一样获得这份快乐,可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别说了。”李相赫叉了一块猕猴桃塞进身旁人的嘴里,淡淡说道,眼里浮出浅浅的笑意。

如果李民衡遇见他是幸福的,那与李民衡相识相知的他何尝又不是呢?

以前的他,总觉得一旦步入人际关系,就不可避免地会经历受伤,你可能会讨人嫌弃,可能会被人憎恨,可能会遭人背叛,它们是如此的错综复杂,正如阿德勒所说——“所有烦恼都来自人际关系”,所以他有意识地想要避开任何不必要的人际关系,可是李民衡让他发现,活着的喜悦和幸福恰恰也来自于他避之不及的人际关系,每当人感到绝望的时候,将其从绝望中挽救出来的就是他人,李民衡就是如此,在他有所彷徨或失措之时,适时地出现,带来的光亮穿透迷雾,沉迷于美丽的丁达尔效应,自然而然地忘却因迷失而起的心慌。

“看吧,老师不喜欢我会奖励我水果吗~”李民衡嚼着甜滋滋的猕猴桃,弯了眉眼。

“虽然,但是,不愧是你,李民咚……”

TBC

文中关于壳壳对首发的看法纯属本人的短见,请勿上升,谢谢!

这两天看了《卡夫卡短篇小说集》,看到头秃,关于我看不懂所以上知网万方超星期刊去浏览专业人士的解析这件事( ;´Д`)

评论(6)

热度(3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