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赫小蘑菇

有恃无恐 42

现背&私设

当我把李民衡家这个场景的故事越写越长……

1篇➡️2篇➡️现在正在写的第3篇( ;´Д`)

------------分割线------------

“诶?怎么和孩子们都坐在地毯上呢?”男人从旋梯下来,好奇地扶了扶眼镜问道。

“啊亲爱的,工作处理完了吗?”女人缓缓起身,微笑道:“来~吃点水果~。”男人绕过茶几时驻足,微微附身,伸手转了转茶几上的花瓶,欣然道:“这是相赫带来的花对吗?”然后走到沙发边,一边接过爱人递过来的叉子,将西瓜送进嘴里,一边在爱人身旁坐下来,直白地赞美道:“特别漂亮。”

“因为是相赫跟我一起插的,所以格外漂亮~”

“妈妈偏心,我觉得我插的花也很好看啊。”李民衡故作委屈,嘟哝道:“妈妈是太喜欢相赫哥,所以爱屋及乌。”

“因为相赫很厉害啊,”女人微笑着双手合十,心满意足地说道:“能管得住你,要是能成为我们家的孩子就更好啦~”

“噗哈哈哈哈哈,相赫哥要是成为民咚的亲哥哥,估计民咚小时候不是小霸王了,是小狗勾了。”

“唔……”李民衡闹别扭地鼓了鼓腮帮子,抱怨道:“二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妈妈你笑了,也觉得我是小狗吗?”背部突如其来的安抚瞬间让李民衡失了声,随后温润如水的声音流入耳畔——

“这,是在夸你……乖?”

李民衡猛得扭头,意料之中地撞进了身旁人那近在咫尺的双眼,平静无风,倒映着虚像的瞳孔深不见底,丝毫看不透隐没在内里的感情,周围绕着一圈冷棕色的虹膜。是那么近,李民衡能轻易地看清虹膜上的纹理,就像缕缕的丝状花瓣……花瓣?李民衡觉得自己疯了,要是他能在学生时代的作文中写出如此比喻,语文老师应该会喜极而泣吧……

男人静静揽着笑而不语的爱人,慈爱的目光流转至自己的儿子,随后会心一笑,开口道:“民衡,你好像忘了带相赫熟悉一下家里了。”转而对李相赫说道:“经常听民衡提起相赫的事,说你喜欢看书,楼上若是有相赫感兴趣的书,请随意。”闻言,李相赫愣了愣,“好,谢谢伯父。”

李民衡认可地点点头,率先起身,“那我现在带相赫哥去。”自然地伸出手将坐在地毯上的人稳稳拉起,“走吧,哥,我们先去二楼。”李相赫朝李氏夫妇微微颔首示意离开,然后乖顺地任李民衡揽着走出了客厅。

走在旋梯上,李民衡继续刚刚的话题,瘪瘪嘴弱弱地反驳道:“可是哥,我现在难道不乖?”李相赫尴尬的抿了抿唇,试探道:“emmm或许……因为小狗讨人喜欢?”

两人走上了二楼,最先看到的便是首层客厅的正上方区域,布置得简约大气,是让人舒心的休闲区,也可以作为令人心静的办公区。而朝南的落地窗外是一个宽敞的阳光房,远远望去就能看到郁郁葱葱的绿植。

“我现在不讨人喜欢吗?”

被映入眼帘的书墙所吸引的李相赫做出的条件反射就是摇头,接着就望见李民衡垂眸叹了口气,委屈巴巴地说道:“也是,毕竟哥最喜欢的LCK选手是彰东哥……”

前段时间全明星的TMI问卷中李相赫确实填了Canna……

李相赫愣了愣,无声地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安静地跟着李民衡走进休闲区,站在那面书墙前浏览着上面的书籍名称,不紧不慢地说道:“看明年Gumayusi选手的表现能否更胜一筹。”说着,缓缓踮起脚,刚想抬手从书架上抽取书籍,一股暖流从背部开始蔓延扩散瞬间笼罩至全身,一只较自己健壮的手臂擦过自己的手背率先抵达目标高度,食指抵住书顶轻轻一勾,“这本吗?”耳畔传来的声音沉得仿佛想压住某些未知的蠢蠢欲动,同时又拂过宛如初春之风的温润,拂红了李相赫的耳尖。

“嗯。”

这个“嗯”字微不可闻,连李相赫自己都怀疑对方是否能够听到,而丝丝气息携着低沉的轻笑声柔柔地撞在了他的耳膜上,李相赫感觉自己仿佛中了眩晕,不得动弹,而他没有水银,眼睁睁地待李民衡将那本《素食者》抽取下来后,才伸手接了过来,低头浏览起腰封上的文字。

“但是哥上次主动拉大家玩大乱斗,明明说是为了团建,却不等我就开始了……”李民衡侧身靠在书架上,抱着双臂,表情波澜不惊,语气却透着似有若无的幽怨,“今天却为了哄李汉衡愿意等他写完作业……”

李相赫指尖轻轻拨过环衬和扉页,听到李民衡的话,食指不禁微微颤抖了一下,视线掠了一遍目录然后轻轻合上,“我难道,哄你,少了?”李相赫瞥了眼前的人一眼,带着略微的嗔怪和无语,淡淡道:“我现在,就在哄你,我以为你知道。还有,”轻轻叹了口气,又继续说道:“你几岁他几岁啊……”

“民衡我只比汉衡大了两岁半~”李民衡用幼稚造作的声音撒娇道。

“哦?是吗?”李相赫轻哼一声,淡淡调侃道:“我还以为民衡xi是97年的,明年就该跟我同龄了呢。”

李民衡平静的神情瞬间被灿烂而热烈的笑容打碎,瞥见李相赫无语地望着自己,于是识趣地抿了抿唇,将内心的愉悦转移到嘴角的笑意之中,“我不闹了,哥安心在这儿看书吧。”李相赫刚在书墙对面麂皮绒的异形转角沙发上坐下来,“哥不是习惯蜷坐着看书吗?”李民衡说着单膝跪上沙发,俯身就将右臂穿过李相赫的腿弯,左手撑在左侧肩胛骨下,温柔地将人抱进了沙发里。在这次猝不及防的被迫转移中,李相赫只能配合地抖掉脚上的棉质拖鞋,最后如愿蜷着双腿,枕着柔软的靠垫,以他最喜欢的阅读姿势窝在沙发里,“靠垫够吗?”李民衡拿过侧边的枕头问道,见李相赫惬意地摇摇头,也随意地在他哥的身旁躺下来,抬眼就能看到他哥瘦薄的手臂,修长的手指时不时地摩挲着书口,李民衡生性热烈,却也喜欢这种无言相伴,安静的,安心的,安逸的,这样的氛围很适合思考。

李相赫说,他没少哄他,确实如此……

在李民衡刚开始平台上直播的那段时间里,网络上形形色色、漫无边际、铺天盖地的言论让他深刻感受到什么是“三人成虎”“人言可畏”,他会遏制不住生气地牢骚吐槽,接着就免不了被人“断章取义”“穿凿附会”,他非常讨厌被人误解却难以澄清的局面,有一次气得直播后回到休息室就狠狠地将汽水罐“啪”地砸在桌上,窝坐在沙发上休息的李相赫一边示意他过去坐在他旁边,一边浅笑着调侃道:

“刚刚看有粉丝发donate说Gumayusi选手被惹生气了。”

“他们怎么还去哥那里告状。”

“我反倒觉得我们Gumayusi选手快被欺负哭了。”

“哥我从来不哭,我就是好生气——”

“生气为什么那么多人可以如此理所当然地说着毫无根据、不负责任的话吗?”

“嗯。”

“这中间有你喜欢的或在乎的人吗?”

“怎么可能。”

“虽然,确实很难做到对所有言论置若罔闻,但他人的非理性言论我们无法左右,

“你得试着接受它的普遍存在性,慢慢学会不被它操控情绪,况且——

“人的感情和精力是有限的,要投入在值得的事情上,要留给值得的人。”

作为T1的新人AD,李民衡却被公众和媒体普遍认为Gumayusi的激进打法也不适合SKT传统的运营打法,会拉高运营前期的不稳定性,而Daney也指出Gumayusi打法太过激进,而近期AD偏工具人的版本更适合Teddy这种稳健型选手……这些评价并非空穴来风,相较朴辰成而言,他确实体现出了年轻选手会有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激进,而由于缺乏经验他不免会让人觉得行事莽撞。虽然李民衡觉得自己的打法风格是有必要存在的,但也决定在训练中尝试改变自己的打法,只是结果简直糟糕透了。一次训练后,坐在电竞椅上的李相赫滑到他旁边,轻声询问道:

“民衡,最几场训练,你在害怕什么?”

“我就——”

“‘稳定’不等于‘畏缩’,‘激进’也不等于‘不稳定’,所以我不认为激进的打法不合时宜。”

“但Daney教练——”

“你一直很敢挑战,不是吗,民衡?”

“有时候,他人普遍认为的正确选择,未必是你认可的选择,当你坚信自己是无误的,是遵循本心的,你要有勇气去做与人们的期待完全相反的行动。同样的——”

“不论你是属于公众人物还是普通民众,外界总会给你划定他们所期望的框架,

“可是你是独立的人,你没有义务去成全所有人对你的期待,你没有责任去迎合他人的喜恶,

“但你对自己有义务和责任,你有义务去遵循本心,你有责任做到问心无愧。”

“他人会对你的实力和价值进行评估,但这只是你在认清自我价值过程中的一些仅供参考的数据,

“激进的打法当然有它存在的价值,你现阶段要做的,不是强行转换风格,

“而是让单纯的‘激进’与‘稳健’绑定,还有——

“‘算计’~”

“哥,是‘谋略’吧……”

“哦?!看来你明白了~”

前段时间转会期,李相浩——SKT的旧人也离开了T1,李民衡担心李相赫会忆起19年与金东河和kkoma的离开,其实李相赫一直都处于漫长的告别之中,越开始的分道扬镳,越会是切身之痛,但面对此后的屡次分别时,李相赫依旧会被或浅或深的划伤,而“屡次”终究会被人归为“常态”,教会了人隐忍与释怀,在离别宴上黏在李相赫旁边的李民衡没怎么说话,因为他和李相浩并不太熟悉,而他少有的沉静让李相赫误以为他在难过,于是轻声对他说道:

“散场就是人生常态,不要难过,

“不过,如果你幸运的话,也会有极个别的‘例外’。”

“哥……”

“嗯?”

“我会是‘例外’,你的‘例外’。”

“那你坚持住,我可能会打到30岁呢~”

当时对李相赫的承诺,李民衡现在重新思考,或许,这可以成为不仅限对职业生涯的承诺?

“哥,你真好~”李民衡突然感慨着,一把搂住蜷坐在旁边看书的人的腰。

“你几岁啊……”李相赫没有将视线从书页移向捣乱的人,只是嫌弃地嘟囔道,轻轻推了推李民衡蹭在自己腰侧的脑袋。而捣乱的人咧着嘴,依旧赖皮地圈着李相赫,空气中隐约沾上了似有若无的巧克力味。

TBC

评论(12)

热度(3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