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赫小蘑菇

有恃无恐 46

现背&私设

在描写团战的时候,技能描写大概率会错会漏,看比赛视频的时候因为有些英雄我不太熟悉,所以他们的技能我去查阅了技能描述,但还是不能百分百辨别正确,请见谅😢

-------------分割线------------

比赛前,Daeny突然急匆匆走进比赛室,“你们都听到消息了吧?惊到我了,如果Chieftain是中单的话怎么办呢?”但看到李相赫不在,转了一圈便又出去了。当李相赫从洗手间回来后,刚坐下准备调试设备,忽然就感觉到有人拢靠近他,随即Daeny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相赫啊,刚刚你去洗手间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李相赫抬头瞥了一眼,Daeny俯身将右手撑在他面前的桌沿上,微侧着头注视他,这人装作卑躬屈膝的样子,眼神里是掩盖不住的强制,仿佛只要他一不听话、脱离掌控,这人就能一把扼住他的喉咙逼迫他屈服,虽然自共事以来两人分歧不少,Daeny一直都是选择对他施以怀柔政策,但李相赫还是不太愿意和身旁这人有过多的眼神交流,只是盯着显示屏淡淡道:“没关系的,中路无所谓的。”

“没事吧?”

“没事的。”李相赫没有在意Daeny的关心,而是自顾自地戴上耳麦,朝正在擦拭眼睛的崔佑齐发出1v1的邀请。

“啊!缺蓝!”李相赫看到自己的杰斯被崔佑齐的纳尔反杀后,双手立刻放开键盘和鼠标轻轻地拍在自己蜷起的双腿上,迫不及待地朝着崔佑齐说明自己输的理由,说完后又转瞬咧嘴露出了可爱笑容,一边摘下耳麦后,一边往崔佑齐方向瞅,提议道:“佑齐,第一把就放过吧~”

崔佑齐听到哥哥的撒娇,不假思索地应了声“好”,又忍不住微笑道:“那哥得把双腿放下来啊~”

------------------

“要抓一波中吗?”

“嗯。”李相赫淡淡回复Ellim,9min30s,待对面辛德拉交完了QEW后,“没闪,抓到了”李相赫说完便闪现E,如期减速到了辛德拉,Ellim的岩雀从河道出来接上几发Q并布下撒石阵限制了辛德拉的走位,接着瑟提叹为观止将辛德拉抱回,辛德拉不得已立刻交闪拉开距离,并用能量倾泻攻击从侧翼不断投掷石穿的岩雀,走位躲避了岩雀的岩突反手用暗黑发球阻挠其跟进,但避不开瑟提的死缠烂打,最后被岩雀的一击石穿送回泉水。

与此同时下路也发生了打斗,锤石触发幽冥监牢应对芮尔的先手,后芮尔见形势不利立刻选择后撤,却被厄斐琉斯接上的一发通碧压低了血量还减了速,锤石见机用死亡判决将芮尔回拉进厄斐琉斯折镜的攻击范围,最后芮尔被厄斐琉斯的一发荧焰+通碧成功带走。

仿佛触发了什么开关,中路那波gank后双方交战不断,上路河道也紧接着展开了两队的上野双打,为了争抢第一只先锋。因为岩雀距离较远,对面赛恩蛮横冲撞选择撞起杰斯,杰斯被乌迪尔和赛恩包围攻击,好在岩雀的W突起对面上野两人,为杰斯后撤创造了时间,同时在侧翼猛掷石穿进行干扰。

“我过来了。”

“好。”

在听到李相赫平静的声音后,崔佑齐立刻苍穹之跃进行反击。此时乌迪尔的血量已经岌岌可危,岩雀紧追准备后撤的乌迪尔,用石穿将其掷死,瑟提也从中路支援过来击杀了赛恩,保住了同样濒危的杰斯。12minT1实现全线经济领先。

13min25s,下路芮尔再次用驭铁术先手接挥斥晕眩了厄斐琉斯和锤石,但是锤石及时开了R,厄斐琉斯坠明禁锢了卡莎,解除晕眩后接上一发荧焰,同时锤石也对卡莎使用了厄运钟摆,此刻,卡莎俨然成为了T1下路双人组的首要攻击目标,厄斐琉斯洒下清辉夜凝后紧接荧焰坠明加一发通碧,最后再送上一击荧焰,卡莎就瞬间被李民衡行云流水的操作送回了泉水。卡莎死后芮尔不得已撤逃,却遭受到了厄斐琉斯坠明的追击减速,后还被锤石的厄运钟摆牵制,好不容易逃回一塔后还是被厄斐琉斯的通碧和荧焰揍得连连后退,最后被T1蛮不讲理的霸道双人组驱赶回家。

15min30s,战场又转到了上路。瑟提将乌迪尔叹为观止抱开,然后强手裂颅左手赛恩右手乌迪尔将俩人晕眩,成功吸引了Bro的注意,分割了Bro的人员。落单的辛德拉中了几发石穿后选择后退企图拉开距离,却被锤石的Q牵扯回来硬生生地承受了厄斐琉斯的折镜。虽然辛德拉身旁有芮尔保护,但还是不得已开了金身拖延,此时崔佑齐的杰斯在中路清完线后也立刻TP赶往战场。辛德拉结束金身后立刻交闪拉开距离,却没逃过锤石瞬间建立的幽冥监牢和岩雀布下的撒石阵,最后被锤石的厄运钟摆击杀。此时Bro上路一塔即将被退掉,失去防御塔保护的四人犹如瓮中之鳖被T1五人团团包围,乌迪尔开启火凤姿态摆脱瑟提的阻拦,身后Bro的上中辅三人仍在被岩雀的穿石砸得窜逃,于是瑟提一个闪E将三人晕眩,杰斯倏尔送上一发电能震荡,厄斐琉斯和岩雀也毫不吝啬,分别送上清辉夜凝和撒石阵,侧面锤石厄运钟摆牵制折返回来的乌迪尔,在这此瓮中捉鳖行动中,对面的芮尔舍身取义保赛恩和卡莎后撤,但还是想问一句,谁让你们走了,问过柳岷析了吗?!锤石毫不犹豫闪现跟上赛恩,必中的一击死亡判决逼出了赛恩闪现,而落后的卡莎被岩雀的石穿连连掷中难逃一死。岩雀击杀卡莎后开启墙幔浮石冲追上赛恩,撒石阵阻挠赛恩最后毫不留情地用石穿将其击杀。这波零换四让T1轻松拿下二先锋并利用先锋推上了下路高地。

22minT1选择开龙,岩雀用墙幔封住Bro从龙坑背后下来的途经之路,杰斯的一发电能震荡消耗了辛德拉三分之一的血量,后锤石开R阻碍Bro从河道靠近龙坑正面,然后死亡判决将赛恩往幽冥监牢拖拽,瑟提叹为观止直接将赛恩抱进监牢,最后赛恩被岩雀的石穿和杰斯的雷霆一击击杀,战斗陷入白热化,锤石厄运钟摆击退朝自己靠近的乌迪尔,芮尔对杰斯紧追不舍,辛德拉交闪躲过锤石的Q后也闪进了野区小径,顺势帮助芮尔追击杰斯,卡莎也触发猎手本能飞到杰斯面前堵住其去路,最后辛德拉能量倾泻手下了杰斯,但此时Bro四人处于狭窄的小径,这个地形极其不利,芮尔为了保护队友后撤,被岩雀的EQ后受了厄斐琉斯的一发荧焰殒命窄口处。乌迪尔和辛德拉企图从河道旁隔墙的野区小径返回中路,却被闪现过墙的锤石撞了个正着,岩雀也闪现过墙参与绞杀接着锤石一个E将转头想跑的两人拉回,辛德拉被岩雀的W突起击飞,当T1的中野辅与Bro的中野既作一团时,厄斐琉斯从墙的另一面贴心地送来清辉夜凝送走了辛德拉,乌迪尔也在T1人丛中惨遭岩雀毒手陪辛德拉回了家,而孤寡的卡莎见队友双双惨死只能沿野区小径闪现撤逃,但这条小径偏偏如此笔直,根本躲不了岩雀的石穿和厄斐琉斯的荧焰,最后被瑟提一拳揍回了家。

ACE后五人纷纷回家整补,然后选择从中路推进,成功上高地后,柳岷析突如其来的一发Q勾住了辛德拉。

“辛德拉辛德拉辛德拉。”

杰斯瞬间开E接上一发电能震荡将辛德拉打到半血,厄斐琉斯荧焰跟上,于是辛德拉也被瑟提一拳揍回了家,而侧边锤石一次厄运钟摆击中了赛恩,厄斐琉斯的坠明,岩雀的石穿,杰斯的电磁炮,齐齐都落在赛恩身上。

“退一点,先把水晶破了。”

“塔莉亚用R。”

“噗哈哈哈哈哥太坏了~”李民衡听到李相赫给Ellim的这个提议后忍俊不禁,现在Bro的辛德拉还在复活,上下辅才刚复活,卡莎和芮尔才走出水泉几步,他哥就要岩雀用墙幔把人封在主水晶的另一边,如此一来,他们可以肆意在主水晶的外侧拔门牙塔点水晶,而内侧的人被墙幔阻拦除非交闪否则无法干扰他们,太坏了,用地幔划分,往外都是T1的,往里才是你Bro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有趣了~

卡莎侥幸在封墙前逃出T1给Bro划的封地,乌迪尔用从野区回到高地,墙幔消失后Bro准备殊死一搏,但此时李民衡5/0的厄斐琉斯已经无人能敌其输出能力,最后T1干净利落地拿下第一小局。

Daeny坐在选手们身后的沙发凳上抬头看向正环抱着蜷起的双腿,静静听他分析的李相赫,于是补充问道:“有什么意识到的吗?”

“中单萨勒芬妮。”李相赫轻轻挠了挠鬓角,“但是没有关系。”

“好,那下局加油。”

---------感受一波岩雀划地---------

null
-------Ellim这里太搞对面心态了哈哈哈-------


第二局游戏,为了摆脱“第二局的亡灵凝视”,大家的比赛状态更加专注了。

“我在往下了。”

“嗯,可以抓。”柳岷析果断道。

6min17s,阿利斯塔被深海泰坦的疏通航道吸回,接受了李民衡卡莎的艾卡西亚暴雨,最后Ellim的潘森闪现E晕眩,卡莎从后方跟上虚空索敌,最后阿利斯塔被潘森的贯星长抢击杀。接着在中路李相赫的奥莉安娜QR将萨勒芬妮压到半血并开E防卫,“抓到了。”萨勒芬妮用星光漫射和清籁穿云反击后准备撤退,不过李相赫对抓得到的东西不会放过,虽然现在自己的奥莉安娜的血量比对手还少一格,但一个Q就将双方的形势反转,接着用E防卫萨勒芬妮甩来的被动技能,一个平A+Q将其单杀。

“哇哦~~~李!相!赫——”

面对李民衡的捧场,李相赫只是轻咳了一下,淡淡得说了句“中路有线权”,单杀后的奥莉安娜是太有线权了,嚣张地越线压制,虽然对面中野辅想来gank一波,但是萨勒芬妮的闪现R被奥莉安娜走位避开后,这次gank行动也就无疾而终了。

14min40s,小龙团不可避免,双方上单双双TP往战场,Ellim的潘森闪现Q击中格雷福斯,卡莎也跟上虚空索 ,而泰坦的暗流涌动也猛击了萨勒芬妮和格雷福斯,最后格雷福斯被潘森击杀,萨勒芬妮一个增幅节拍减速到潘森和泰坦,但此时崔佑齐的雷克顿率先古拉加斯加入战场,Bro的中下腹背受敌,后方遭到了卡莎艾卡西亚暴雨的袭击,萨勒芬妮被打到半血开出金身。雷克顿看到霞不得致死雨衣拉出战场后立刻闪W跟上,卡莎也开猎手本能堵住去路一个平A带走了霞,击杀霞后雷克顿横冲直撞撞到阿利斯塔和萨勒芬妮,最后接2个Q击杀了萨勒芬妮,而阿利斯塔被艾卡西亚暴雨击中后野蛮冲撞与拉开距离,却被上面刚击杀了古拉格斯的奥莉安娜一球Q带走。这一波零换五让T1顺利拿下了火龙。

“有个落单的。”李相赫说着一球QW就将正在打蛤蟆的3/4血量的格雷福斯瞬间打到1/4血量,格雷福斯又受了奥莉安娜一发平A后交闪拉开,却还是被奥莉安娜QR击杀。对面的古拉加斯看自家打野被单杀后,扔了个滚动酒桶企图吓退奥莉安娜,奥莉安娜是扭头走了,却立刻看到一个怒气冲冲的雷格顿顶上来来威吓他。

“哇——”

听到队友的惊呼声,李相赫只是轻哼了一声,简短地报备了一下格雷福斯的技能,但微微勾起的嘴角说明了对李相赫捧场还是受用。

“我又坐了bus。”

“佑齐啊,分带也是重任。”

“哈哈哈哈。”

“打大龙?”

“打吧打吧。”

“我在旁边盯着。”柳岷析一出Q就说道:“萨勒芬妮萨勒芬妮。”

卡莎虚空索敌击中后创造4s的古拉加斯真是视野,摸清了对方人员的位置。雷克顿闪W击晕萨勒芬妮后,潘森大荒星陨降落的同时瞬间将萨勒芬妮压到残血,雷克顿一Q出手,却还是比泰坦的暗流涌动慢了一步,最后由柳岷析拿到了人头。而潘森对Bro紧追不舍,贯星长枪留住格雷福斯并开神佑冲锋免疫伤害,雷克顿开R赶来,虽然被格雷福斯的终极爆弹击退了几步,但奥莉安娜从侧翼绕到Bro后方,一套QWR阻挠了后撤的霞和残血的格雷福斯,格雷福斯逃过了奥莉安娜的攻击但最后还是被泰坦的深海冲击带走,而阿利斯塔早已被正面进攻的T1四人送回泉水。

“去打大龙。”柳岷析道。

“嗯。”

T1果断地打掉了大龙,开始进行各路推进。

“推不了,去中路。”

“我留下。”

“好。”

于是上野下辅齐齐来到中路高地塔门口,接着带大龙buff的炮车兵线推进,“佑齐,开。”看高地塔丝血后,柳岷析指挥道。于是雷克顿瞬间突入Bro人群开R接Q,后方潘森将古拉加斯击飞,卡莎的艾卡西亚暴雨直击其上,瞬间将古拉加斯打到残血,前方雷克顿横冲直撞直冲萨勒芬妮,又一Q击在了萨勒芬妮旁边的霞身上,逼出了霞的暴风羽刃,后方潘森数次贯星长枪都毫不留情地戳进阿利斯塔胸口,卡莎也开R从后方远处降临至格雷福斯面前,两发平A将残血的萨勒芬妮带走。Bro剩余三人被T1驱赶着回家,潘森一个大荒星陨企图将苟活的格雷福斯击杀,降落前格雷福斯的人头就被卡莎收入囊中,而逃跑落后的阿利斯塔被T1上中辅群殴致死,只剩萨洛芬妮落魄地逃入泉水,愤愤地甩了个增幅节拍。带着大龙buff的炮车兵线也很是识趣,待T1打完一波团战后续了上来。

瞥见萨勒芬妮畏畏缩缩地走出了几步水泉,李相赫立刻丢了个QWR,却被一见他拔腿就跑的萨勒芬妮逃过一劫,于是愣了愣,微张的薄唇隐隐地颤了颤,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下,随后嘴角勾起的弧度又不可抑制地增大了几度,虽然大空会略显尴尬,但是成功就翻倍快乐。看到Bro的水晶爆破后,除了李相赫,其他四人都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崔佑齐双手抓起两边的头发玩着,迫不及待地扭头跟旁边地Ellim哥抒发情感,而Ellim放松地靠着椅背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只是安静的听着,任忙内在一旁叭叭。李民衡则是捧起他的水桶塑料杯喝了一大口水,才舔了舔上齿开始看伤害清算。

“诶——又没有我的POG了……”

身旁的李相赫一如既往地下巴搁着手掌,纤细的四指蜷起,泛着可爱淡粉的指尖浅浅地没入薄唇,暗暗受着来自李相赫牙齿的轻啮,听到李民衡故作哀怨的叹息后瞬间咧开双唇,露出了俏皮的虎牙。

“哥……”

“嗯?”李相赫扭头等待李民衡的下文,可对方却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缄口不语,惹得李相赫有些无措,是想要表扬吗?李相赫轻轻挑了挑眉,思索着,今天确实表现得很不错,对线上也打出了很强的压制力,于是抿着嘴清了清嗓子,淡淡说道:“再接再厉,Gumayusi选手。”见李民衡怔了怔,但神情并没有表现出满意的样子,甚至又多了几丝幽怨……

“你——”李相赫刚想问李民衡今天怎么了,真的莫名其妙了一天,从起床找他一起晨跑开始,总是时不时朝他投来期待的目光,然后渐渐转为失落?赛前休息时,一反往日,做完惯例的瑜伽动作后不吵不闹地躺在训练室的沙发上抱着泡沫轴,听着像两只座山雕一样坐在沙发背脊上的崔佑齐和Ellim聊天,当时李相赫以为他有些累了,于是想逗逗他,就从李民衡怀里抽出泡沫轴调皮地将其立在了他的脑门上,看到躺着的人仰望着他,脸上的神情从略微疑惑转为粲然一笑,漂亮的桃花眼流动着温润的暖光,“哥这是干嘛?”

“考验你的平衡~”

“这是什么奇怪的考验啊~”

李相赫没有接话,只是勾着嘴角顺势躺在了李民衡做运动用的瑜伽垫上,提醒道:“Ellim啊,你可别倒下来啊~”崔佑齐调皮道:“哥,向后倒吧,相信相赫哥会接住你的~”

“晕,我不相信。”李民衡立刻笑着质疑,从沙发背后也传来他哥软软的声音。

“啊,我要死的啊。”

确实啊,他哥这么宝贵的身体,怎么可能承受得了,李民衡宠溺地扬了扬嘴角,然后起身套上队服外套,坐到加湿器旁沙发凳上静静地盯着弥漫扩散的水汽。

“在发呆吗?”

听到工作人员的关心,李民衡下意识抬头“嗯?”了一声,顷刻绽出了一个灿烂而热烈的笑容,抬起手挥拍着不断喷出的水汽,“啊尼,我在思考。”说着低头用力吹了吹那股水汽,“啊”地仰头眨了眨眼睛,“眼睛太潮湿了,什么都看不清了。”这一幼稚又可爱的举动成功逗笑了工作人员。

好像今天李民衡的一切都很正常,但李相赫又隐隐觉得总有些不一样……

队员们都开心地纷纷走进比赛室,这打断了李相赫和李民衡的交流,朴辰成走到李相赫身边腼腆地笑着祝贺,提及刚刚Umti的萨勒芬妮一直想要单杀李相赫的事。

“他好恐怖。”李相赫勾着嘴角玩笑道,看到Daeny满面春风地朝他走来,也应和着“他一直要杀相赫呢”。李相赫有些尴尬地走开了几步挠挠头接道:“他每个大招都在预测我的走位。”

“相赫,第二局POG是你。”工作人员通知了李相赫,于是李民衡闭了闭眼起身跟着其他人走出了比赛室。

TBC

评论(1)

热度(2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