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赫小蘑菇

有恃无恐 45

现背&私设

基本结束了毕设任务,坐等回家

看到大家在小组赛玩得很开心我也很开心,李芙兰,李佐伊,塞李斯,崔斯特·李,阿李狸,好多李,我好喜欢😊😊😊

---------------分割线--------------

“佑齐啊,别担心,相赫哥会来找你练手的。”李民衡温柔地拍拍崔佑齐的肩膀,一边说着一边走向自己的位置。这时,门外便传来了平淡而礼貌的问候声“你好。”紧接着一个瘦薄清冷的身影走进比赛室,在中间的电竞椅上坐了下来,“佑齐,我们来1v1吧。”

果不其然,崔佑齐被点名了,闻声扭头,有些紧张,见李相赫也静静地望着他,清澈的眼睛中满是对1v1的期待,嘴角仿佛也勾丝缕笑意。“T1的上单一定要跟相赫哥1v1~”Ellim笑着说道,李相赫也眨眨眼睛发言道:“理所当然!”

“要好好教育他啊相赫哥。”崔佑齐听到Ellim的语重心长地拜托李相赫,于是闷声“嗯”了一声,紧张地嘟了嘟双颊。

“佑齐是要纳尔打杰斯吗?”

“内~”

“好的。”

“来吗?哥你能演一下纳尔吗?”

“OK~先对线。”李相赫应声着,习惯性地蜷起左腿搁在了电竞椅上,膝盖轻轻地顶在桌沿上,“开始吧。”

“哦?你是不是要死了呀佑齐~啊!莫呀!”李相赫看到自己灰屏后立刻放下了左腿,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喃喃道:“我,我知道怎么玩了。”

崔佑齐听到李相赫的自言自语后忍不住弯了眉眼,好像心里也没有最初那么紧张了,马上跟相赫哥进入了第二轮1v1。

一旁的李民衡练完补到便拧了瓶矿泉水喝了一大口,鼓着腮帮子静静地围观他哥和忙内solo,听到他哥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可爱的嘴巴里时不时蹦出几句挑衅。

“你不能躲这个技能呢~”

“跳也不能躲哦~”

让李民衡忍俊不禁着接了句“开挂了也躲不了呢~”接着听到崔佑齐羞赧又视死如归地喊道:“诶,我不管了!”于是崔佑齐的巨型纳尔ER拍晕了李相赫的杰斯。风水轮流转,轮到李相赫不淡定了,“莫呀?!这怎么被打到了呢?”惊讶地说着用雷霆一击将纳尔击开,双方的血量都被彼此压到很低。

“反正你要死了啊,佑齐~”

果不其然,杰斯以46点血存活了下来。

李相赫听到崔佑齐“喔~~~”地惊讶道,于是满意地咧开了嘴,欣喜地摘下耳麦,看向忙内,“刚刚这个E我是怎么被打到的呢佑齐?”

崔佑齐腼腆地笑着回复道:“这个能打到的啊哥~”

“要再来嘛?”

“好啊。”

“一给莫呀,你想死嘛佑齐?”从和崔佑齐的1v1中李相赫已经感受到这个04年还带着奶味的忙内并没有像表面上那么人畜无害,操作扎实,敢打敢拼,也略有谋略,懂得进退,真的是年纪小小,活却不少。忍不住忽悠道:“佑齐啊,要不回一趟城呗~”崔佑齐也口口声声“走了走了”地应着,却暗戳戳地想法子倒打一耙。

“别跑啊~”

“我走了~真的要走了,啊?莫呀!”崔佑齐看到自己地纳尔已经千方百计的走位却还是被李相赫的杰斯击杀,最后杰斯也只剩了9点血,惊叫道:“太厉害了吧相赫哥!”

李相赫笑意盈盈地看向逐渐开朗地忙内,听到小孩用万分佩服的语气赞叹了一句“好强啊!”后迫不及待地邀请他进入下一局。

这次两人的英雄交换了一下,崔佑齐的杰斯以9点血量赢得了solo。

“佑齐啊,我感觉杰斯要打我了就立刻跑,怎么还是死了呢?”

“可能是纳尔玩得不怎么熟练,不然绝对不会被打成这样的。”

“啊尼,你可能还没有遇到顶级杰斯,金东河是杰斯高手哦~”李相赫侃侃道,一边重新模拟着刚刚跟崔佑齐的对决,最后有所醒悟后轻声肯定道:“OK,我懂了,我要认真了~”一扭头却发现最左边的电竞椅上没有了崔佑齐的身影,“不在了?”一旁的Ellim解释道:“嗯,跑去隔壁请教彰东了。”

“这孩子很好学啊。”李相赫勾了勾嘴角,喃喃道。

--------------

“从上单选手开始,测试一下麦克风。”裁判提醒道。

崔佑齐微微眯着眼调皮道:“Top,Top,Top没有线权~”

“别这样啊”Ellim幽怨地瞥了眼忙内,李民衡也笑着摞了摞队服袖子,抱怨道:“呀,你不要这么说嘛~”崔佑齐笑着拧开矿泉水抿了一口,弯着眉眼看向右边的哥哥们,听到Ellim也玩笑地说着“Jungle,Jungle差15级。”立刻抬起肉肉的食指告状道:“哥也在乱说哇。”紧接着就听到96年中单跃跃欲试地加入了玩耍队列。

“收到收到,中单差28级,中单差28级。”

李相赫清脆的声线流入李民衡耳,不用扭头他都想象得出他哥在说这句调皮话时强压上扬嘴角的假正经模样,忍不住轻笑了一声,“Adc,下路有线权,我要单杀他了。”

“啊~Keria,Keria,Keria。”

“听得清楚嘛?”裁判作最后确认,听到选手们反馈无误后,便宣布准备进入比赛。

“呀,佑齐,放轻松,幸好因为疫情不用去LOL Park,”Ellim瞥见身旁的小孩明明是04年的,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平时总是笑容腼腆,当下却板着个脸,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脑屏幕,于是安抚道:“安心安心,哥会在野区守着你的~”听到小孩糯糯地“嗯”了一声,乖巧地样子让他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今天T1对阵NS,春季赛的第一次较量,是他们04年忙内——崔佑齐的出道战,每个人都希望能顺利赢下比赛。

“准备先锋团。”柳岷析冷静地指挥道,从中路贴着墙走进河道。

“好。”

“OK。”

6min48s,柳岷析的蕾欧娜与对面的锤石撞脸,锤石E空的同时中了日炎耀斑,紧接着Ellim的莉利娅和李相赫的阿兹尔也包夹过来,逼得锤石只能闪现逃窜,却被蕾欧娜的天顶之刃跟上,而一旁的维克多见无力挽救,放了个重力场转身就走,还是被蕾欧娜闪现跟上,接着被崔佑齐的纳尔闪现+R拍在墙上,最后由阿兹尔将这300块收入囊中。

“Nice~”正在下路的李民衡在默默补兵的同时切屏瞄了几眼上面的团战,由衷地感叹道。

“裁判,可,可以暂停吗?”崔佑齐有些紧张地问道:“ping值跳得很厉害。”

“收到。”身后的裁判立刻上前来处理问题。

“应该是网络处了问题。”李民衡温柔地说道:“别太担心~”李相赫也微笑着应了声,怕佑齐会紧张,毕竟出道战就遇到暂停也是很少见的。

崔佑齐看围在他两边的裁判们差不多解决了问题,于是转头看向哥哥们,羞赧道:“嗯,我不紧张。”哥哥们都露出了愉悦的神情,有人抿嘴勾了勾嘴角,有人微微咧嘴点了点头,而有人不仅笑了还忍不住调侃自家忙内,“好好好~”“不紧张~”

继续进入比赛后,很快在下路发生了第二波打斗。

对面霞和锤石将一波兵线推进了T1一塔,两人分了镀层钱双双想往回走,谁同意你们走的?经过柳岷析同意了吗?

“我过来了。”Ellim的莉利娅在石头人那甩了几个技能就沿着野区小径往一塔靠。

“锤石锤石。”柳岷析话一出,蕾欧娜就E中了锤石,李民衡的卡莎也跟上虚空索敌,后莉利娅也赶到战场,扔了个流涡种后一击飞花挞收下锤石。

紧接着,中路维克多看到阿兹尔E上来就立刻交了闪,目的达到了,李相赫省了个R,云淡风轻地报备了一句“维克多no flash。”

“OK,那放先锋了。”

“嗯。”

莉利娅放了先锋护送进塔后才放心地走入河道往上路赶,“我马上到。”NS上野看样子要抓纳尔。

“嗯,他们伤害不够。”崔佑齐冷静地回复。

“我TP。”

阿兹尔TP落地后流沙移形至纳尔身边,这时莉利娅也飞花挞击中雷克顿和乌迪尔,接着在阿兹尔禁军之墙将对面上野推开后莉利娅接上夜阑谣使其昏睡,纳尔也怒气蓄满变成巨型状态将昏睡的两人R在墙上,最后莉利娅一击飞花挞,一Q收俩头,上路gank危机变成了莉利娅的梦幻时刻。

后莉利娅配合蕾欧娜将维克多又击杀了一次,二先锋也乘势被莉利娅拿下并放在了下路,在下辅上野的护送下成功撞进了二塔,与此同时阿兹尔也solo掉了水龙。T1一路稳步推进,NS基本失去了所有节奏点。

23min35s,柳岷析率先开团,天顶之刃逼出了对面霞的暴风羽刃,见雷克顿也TP到中路,于是蕾欧娜闪现拉开距离,NS五人也零零散散地与T1拉开距离,而T1却不愿化干戈为玉帛,蠢蠢欲动,下一刻蕾欧娜的日炎耀斑晕眩了后撤的霞,并接上了又一击天顶之刃,阿兹尔随即跟上狂沙猛攻,霞不得已用致死羽衣逃离至锤石身后,使锤石转为众矢之的,但李民衡的卡莎使用猎手本能飞到了锤石后方送上了艾卡西亚暴雨将霞成功击杀,而锤石也为保护霞被阿兹尔送回了水泉。接着战场自然而然地转移至野区,蕾欧娜又R中了维克多,旁边有巨型纳尔帮助拖延,等待其他队友赶到战场。莉利娅Q闪R昏睡了仓皇而逃的乌迪尔和雷克顿,阿兹尔R推回雷克顿让其接受了卡莎艾卡利亚暴雨的洗礼后还中了虚空索敌,最后惨死与纳尔的回旋标下。

两波一换四让T1有百分百的把握拿到了第一条大龙,整补一波后开始向NS的高地四一分推。毫无疑问,NS众将选择去抓孤独一人的佑齐,纳尔轻跳拉开距离躲过维克多的重力场,但躲不过混乱风暴,不过有大龙buff加持的兵线续了上来,纳尔的怒气恰好蓄满变成巨型,巨型纳尔回身WR将追赶的锤石和维克多拍退然后转身撤退,血手的触发成功拖到了队友来到附近。

“别怕佑齐。”

“嗯,”崔佑齐轻轻应道:“没怕,死不了。”在看到维克多的重力场和霞的锐切阻碍了队友靠近后,于是趁怒气尚加回身一个EWR拍晕了锤石和维克多,李民衡的卡莎R进场加接上Q收掉锤石。

确实没在怕的,甚至还敢回头第二次……

这时候哥哥们已经接管战斗,崔佑齐的纳尔便顶着1/6血量与丝缕残留的怒气徐徐撤出战场。莉利娅夜阑谣昏睡乌迪尔和维克多,一击飞花挞击中对面下野,霞瞬间被卡莎击杀,虽然维克多金身规避了莉利娅的Q,却身处战场中心难逃一死。匆匆赶来的雷克顿被阿兹尔的禁军之墙推开,雷克顿交闪穿墙回来直击阿兹尔,好在莉利娅和纳尔赶来协助,阿兹尔在没使用中亚的情境下依旧存活了下来并拿下雷克顿的鱼头。这一波追击战反被T1打出了零换四,直接奠定了T1第一小局的胜利。

“你们也感觉到了吧?这有多么容易。”赢下第一局后,Daeny就说道,看选手们都沉默地看着他没有回应,又再次强调道:“对吧?这样打的话,获胜概率就会高。按照这样的打法,其他比赛我们差不多都能赢下来。”注意到坐在电竞椅上李相赫微抬着脑袋望着他,左手随意地支在扶手上,食指和大拇指无意识地摩挲着,眼神沉静地没有一丝波澜,至始至终都没有给予他丝毫反馈,不论是点头还是摇头,不论是说一个“对”字还是一个“错”字,于是只好悻悻地嘱咐李相赫休息一下,接着看了眼李相赫旁边,淡淡提醒了一句“下一场让辰成上”暂时离开了比赛室。

待Daeny离开比赛室后,氛围才渐渐有活跃了起来,Ellim拉着Zefa教练谈自己对前期反野的渴望,李相赫送走李民衡后,朝入座的朴辰成打了个招呼。

“朴Teddy~”

“Hi U~”

“Hi U~”

“哥刚刚阿兹尔EQ压对面好凶哦。”

李相赫盯着自己的屏幕淡淡回忆道:“第一波EQ他直接用了闪现。”Ellim也微微转了转椅子,面向李相赫,开始聊天。

“这是心理战啊。哥EQ闪的话一定能把他推到我们这儿吧。”

“没错,但是感觉闪现舍不得用。用大招骗一个闪现会让我觉得更有甜头。”李相赫分析着,眼睛里闪着狡黠的亮光,俏皮的小虎牙也微微探出了薄唇。

很快进入了第二轮赛前麦克风测试,上中野又把上一轮的玩笑话重复了一遍,朴辰成入乡随俗地接了句“Adc,补刀差100个。”而柳岷析的一句“辅助,视野积分差100”让李相赫忍俊不禁地扭头看向柳岷析,“岷析啊,视野积分是看不见的啊~”

大家愉快地进入第二局比赛,但是第二局的结果并不让人愉快,T1又来到了赛点局。

“啊真的太可惜了。”Ellim遗憾道:“在空旷的地方5v5应该是能赢的。”

“是我太不冷静了。”

看到右边朴辰成一脸沮丧地撩了把刘海,而柳岷析沉默地一手支着下巴放空,李相赫无声地吁了口气,温声说了句“可惜”,这时Daeny走过来一边说着“总的来说打得还可以”一边来到朴辰成身后,“中路一塔,那个失误太致命了,其他地方打得还不错的。”朴辰成低了低头,沉声到:“我真的应该冷静下来的。”李相赫看到Daeny让朴辰成下场休息,于是忍不住安慰道:“辛苦了,辰成。”

“大家也辛苦了,是我没沉住气。”朴辰成低着头收拾自己的外设,又听到李相赫又真挚地鼓励他说:“你单杀了卡莎两次,很厉害,是我们打得太乱了。”朴辰成心里泛着苦涩,却还是牵强地朝眼前这个不擅长表达却还是愿意开口安慰他的人勾了勾嘴角,轻声道:“辛苦了,哥。”

李民衡也有些尴尬,在比赛室门口晃悠,他觉得很遗憾,也能感受轮换替补心情,看到朴辰成走来时有些不知所措,看到朴辰成朝他露出了安抚的微笑,于是李民衡攥了攥拳,朝即将擦肩而过的朴辰成轻点了下头道:“辰成哥辛苦了。”

“怎么又是你,Gumayusi选手~”

李民衡重新坐在了AD的位置上,面无表情地拿起耳麦刚准备戴上,就听了来自李相赫的调侃,戴耳麦的动作顿了顿,随即李民衡闭了闭双眼轻哼了一声,“好久不见,Faker选手~”

-------------

“乌迪尔可能要抓下。”

“嗯,看到了,佑齐TP下来吧。”柳岷析说着,同时用蕾欧娜的一指天顶之刃吓退了些乌迪尔,李民衡的VN也在后方poke将乌迪尔打到丝血撤逃,最后在崔佑齐的古拉加斯TP落位时乌迪尔已经被VN拿下一血,于是古拉加斯爆破酒桶将垫后的奥恩炸回一塔下,虽然奥恩立刻交闪逃离,却还是被VN跟闪击杀。对面卡莎奋起反击击杀蕾欧娜,同时对面辛德拉也正TP赶来,落地后闪现直击VN,却被古拉格斯百般阻挠。李民衡看到对面卡莎R到后排击杀了他的VN后闪现过墙撤离了战场,微微眯了眯眼,眼神掠过阴鸷,舌尖顶了顶腮,随后狠狠地扫过后牙槽。

11min20s,柳岷析再次找到落单的辛德拉,辛德拉被日炎耀斑减速到后回身甩了个弱者退散,但Ellim的奥拉夫开R跟上并用逆流投掷击中了辛德拉,顶着防御塔和辛德拉能量倾泻的伤害疯狂追击,成功将其击杀。之后第三条龙由于NS先占据了优势位置,于是柳岷析就指挥先锋放中,成功推了中二塔后五人护着先锋继续前进,蕾欧娜日炎耀斑将独守高地塔的辛德拉劝退,让先锋如愿撞上了高地塔,双方都得到了想得到的,也没有生硬纠缠。后双方的碰撞都十分谨慎,T1前后丢了一条风龙,收了乌迪尔两次人头,趁对面乌迪尔阵亡,在24minT1选择以大龙威逼NS,奥恩作对面前排率先顶了上来,T1上中辅退出龙坑与对面拉扯,留下野继续打龙,奥拉夫惩下打龙的那一刻,古拉加斯一个爆裂酒桶将奥恩炸入T1人堆,VN也送上一发圣银弩箭蹭个助攻,奥恩最后被奥拉夫一板斧送回了水泉,五打三的局面让NS只能退避,T1回家整补后利用大龙buff开始推进,成功打通了中路高地,将炮车兵推到门牙塔前后转身撤退,顺路收掉风龙,轻松解除这一波龙魂压力,接着选择推掉了上路两座外塔。29min40s,T1在NS野区抓到落单的乌迪尔,乌迪尔被T1包夹追击最终死于VN的一发圣银弩箭,对面卡莎虚空索敌+R进场,躲开了蕾欧娜的日炎耀斑,并回赠了一场艾卡西亚暴雨,但还是被蕾欧娜天顶之刃指中,随即受到古拉加斯的肉弹冲击,蕾欧娜的一发普攻使其殒命上路。NS其余三人连连向上路高地塔退避,而VN和奥拉夫紧追不舍,李民衡的VN技能全中,奥拉夫收割了萨洛芬妮。之后T1 势如破竹,30min35s推掉了NS水晶,获得了2:1的胜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民衡摘下耳麦,捧起他那水桶杯子狂喝,仰头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坦率又直接,总是能在李相赫习惯了平静的心湖拂起涟漪。

“怎么会这么开心呢?”

“谁让他之前敢从我这提了300块。”

“这么记仇哇。”

看到李民衡一本正经地晃了晃食指,答得嚣张,“以牙还牙,天经地义。”

李相赫无话可说,只好无奈地点头默认,确实如此,感受到这场比赛的胜利让氛围回暖,这让李相赫也心生宽慰。

自开赛以来,T1的比赛不断轮换,败绩居多,赢的比赛也不够干净利落,和HLE 2:1赢的,和DK、GEN,甚至KT都是1:2输的,全队的氛围跌破零点。

那时李相赫看到柳岷析沮丧地趴在墙壁的置物架上,背有节奏地一起一伏,不断地做着深呼吸,想到这孩子天赋极高,是金赫奎在DRX宠大的,而现在来到了T1,不仅要配合两个打法风格迥异的AD,还沦为了开盲盒似的首发阵容中唯一一个不动如山的位置,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于是李相赫小心翼翼地靠近,轻轻抚了抚柳岷析的背脊,默默地叹了口气,岷析一直都乖得让人省心,但李相赫感觉得到,如今T1的队内形势很难让柳岷析建立坚实的团队归属感和信任。

“相赫哥,我没事。”柳岷析抬头轻声说道:“让你担心了,对不起。”说着转身走动了几步。

李相赫笨拙地跟在柳岷析旁边,提议道:“我们一起点外卖吧,自己花钱。”看到柳岷析惊讶停顿了脚步,转身向他投来惊喜的目光,李相赫顿时有些欣喜,勾起了嘴角,果然用食物哄孩子错不了,于是乘胜追击追压筹码。

“我请大家吃饭。”

“那我想吃牛肉,相赫哥。”

“好~”

只要柳岷析开口,李相赫自然不会拒绝,“岷析,帮我去问问大家都想吃些什么吧~”李相赫有意拜托柳岷析,一是希望岷析能和其他队友多交流交流,年纪相仿的孩子只要多说几句话就能打成一片的,二是自己也正好能哄哄另一个02年的亲故。

“民衡啊,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吃嘛~”李相赫坐在电竞椅上,点了点脚,将椅子滑近李民衡,见李民衡一声不吭地盯着屏幕给自己复盘,于是温声继续哄道:“人是铁,饭是钢,食物对wuli民衡很重要啊。”又注意到柳岷析看到他在安慰李民衡,有些犹豫不决地徘徊在旁边,于是微笑着安抚道:“岷析代替我帮大家点餐吧,我等等和民衡一起过来~”

“好,相赫哥,那我先走了。”

“嗯,好的。”

“哥你们先去吧,我等会会跟上你们的。”李民衡沉声道,目光却始终聚焦在显示屏上。

“不要。”李相赫干脆地拒绝了,左右转了转自己的电竞椅,盯着李民衡的侧脸掷地有声地说道:“我要和你一起去。”见李民衡抿了抿嘴,轻声吐出一句“我太难过了”,李相赫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只好轻轻拍了拍李民衡的大腿以示安慰,“太后悔了……卡莎。”一旁的Polt经理也迟迟没有离开,帮忙安慰道:“大家都是这么成长的,民衡。”

“我这里被他们设计了。”

“这个你也可以模仿Life选手的。”

“下次要彻底复仇!”

“这个没有选爆破嘛?”

“没选什么?”

“爆破。”

“嗯……”

“那我们去吃饭了吗?”

“好~”

李相赫暗暗叹了口气,安静地望着起身收拾外设的李民衡,是他大意了,他一直觉得李民衡自信而成熟,心理承受能力很强,与同龄人相较,也确确实实如此,以至于有时候他会下意识忽略对李民衡在这方面的关注,但不管多强大的人,到底也不能无坚不摧,更何况李民衡的人生履历真真实实才仅有19个春秋。

---------------

败给KT之后就是对阵LSB ,好不容易以2:0的成绩干脆地拿来,紧接着就被AF零封。在和AF的比赛前,裴俊植愧就在采访中隔空喊话期待与李相赫重逢于赛场,却无以遂愿,零封T1的当晚就在ins重新转发了18年全明星期间的一则ins,文案是“memory”,配图是两人在洛杉矶的某乐园摩天轮中的合影……

想到这里,李相赫完全卸下了赛时的冷冽,周身渐渐裹上了一层淡淡的温柔,刚想开口对仍在哇哇傻乐的李民衡说些什么,就感受到一只手沉沉地搭在自己肩上,不轻不重地捏了捏他,李相赫瞬间收敛了情绪,平静地抬头望去,Daney略微低头凝视着他,微笑着夸奖道:“做得很好,祝贺大家。”李相赫不自在地收回眼神,抿着唇轻咳了几下,疏离地点了点头。李民衡起身肆意地笑着对着镜头,抬起拳头道了声“Fight”,便转进隔壁休息室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有一句没一句地与教练和队友聊了起来,而李相赫和柳岷析则留在比赛室接受POG采访。

“佑齐?今天打得很好,佑齐一都打得很好。”

面对Stuff的问题,李民衡毫不修饰地给予评价,Stuff将评价反馈给了崔佑齐本人,这个新人选手只是腼腆地道了谢,一举一动都透着少年的青涩,却让人没来由地确认他未来可期。

TBC


评论(12)

热度(3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