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赫小蘑菇

有恃无恐 44

现背&私设

终于把这个场景的故事写完了😭

-----------------分割线----------------

“哥!我可以进来吗?”

李民衡礼貌地敲了敲门问道,得到回应后便开门走了房间,手上的那副花牌被他随意地扔起来,再接住,边走边把玩着,“要来玩花牌——”声音却在看到他哥的一瞬间戛然而止,“吗”字被硬生生地咽进了肚子,而被掷起的花牌也没有预期落回手心,而是擦过指尖,坠在了木质地板上,发出了轻微的一声“啪嗒”。

李相赫背对着他站在床边,低头拿着吹风机开始吹着什么,上身穿着那件熟悉的藏蓝色睡衣,稍长的上衣堪堪遮住了算得上翘挺的臀部,而笔直修长的双腿却裸露在25℃的空气中,双脚微微陷在柔软的墨绿色毛绒地毯里,冷色本就衬白,而本就是冷白肤色的李相赫此时晃眼得让李民衡有些不知所措,特别是那双——

“怎么了?”李相赫闻声扭头,若无其事地看着李民衡,瞥见掉在地上的那副花牌,“玩花牌吗?”李民衡回神,连忙点点头,弯腰捡起花牌,走到他哥身边顺势扑到了床上,在目测1.8×2米双人床上滚了一圈后揽过一个蓬松的枕头抱进怀里,“是睡裤不小心弄湿了吗?”李相赫俯视着床上的人,乖顺地侧趴在床上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小金毛,转念想起了刚刚妹妹给李民衡新贴的“小狗”标签,内心不禁感概漫画家在抓人物特点上的一针见血,立刻抿了抿唇,企图遮掩呼之欲出的虎牙,回应李民衡的只是平静的点头,然后摩挲了一下原本打湿的地方,觉得干透了便关掉了吹风机,弯腰将吹风机收进床头的矮柜里,便听到床上的小狗勾把头埋在枕头里,闷声道:“哥你还真不跟我见外。”终于穿齐睡衣两件套的李相赫在床上盘腿坐下来,哼声道:“这句话难道不应该是我对你说吗。”

李民衡闻言在枕头里抬起脑袋,对正环抱着双臂,默默俯视他的李相赫咧嘴一笑,然后“噔”地坐起身和他哥面对面,晃晃手里的花牌,挑衅道:“1分1w韩元怎么样,哥~”

“OK。”

“我可是高手啊哥。”

“是嘛~”

赛前垃圾话不可或缺,剑拔弩张的氛围感也被挑了起来,两人面对面坐着,李民衡垂眸唱着牌,听到他哥微微上扬的轻佻语气,本有勾起的嘴角又上扬了几分,然后将唱好的牌递过去让李相赫切,切起的那叠的底牌是十一月,李相赫势在必得地将那堆牌叠回去,换作李民衡切牌,李民衡随意看了眼自己切起的底牌后,轻轻吹了声口哨,悠悠说道:“我比哥大~”于是先给自己发了5张牌,又发给他哥5张,然后将4张明牌放在两人中间,接着又依次各发每人5张牌,明牌4张,最后将剩余的那叠暗牌放在旁边,战争开始了……

“那个,哥,还,”李民衡欲言又止地问道:“还要来吗?”话一出口就立刻遭到了他哥咄咄逼人的眼神攻击,连忙爽快地哄道:“来,来,我们继续~再来一把!”这已经是第20把了,他们已经玩了2个半小时了,现在已经是2021年1月1日首尔时间01:26了……

于是李民衡补充道:“要不这把我们换个赌注,如果赢了就答应对方一个要求?”正在唱牌的李相赫暗暗权衡了一下利弊,同意地点了点头。

发完牌后,李民衡浏览了一遍自己的牌和明牌,无奈地撩了一把刘海,叹了口气,怎么办,这很难输啊,我该怎么办……

幸运的是,李相赫开局就打出了一个炸弹,李民衡立刻夸道:“哇,哥这次牌不错呢,这把我可能会输诶~”可是他哥根本不吃这套,冷冰冰地回应:“现在说这些都还太早。”

“那我来了嗷~”

很快这局赌局来到尾声,李民衡看着自己的牌大致算了一下分,“3,4,5。”还差2分就能赢,而李相赫刚刚收了两张鸟牌,如果再来一张集齐五鸟就能加5分直接获胜。

李民衡静静注视着李相赫,看到他哥默默地深吸了一口气,好像鼓起来勇气似的猛的翻开属于自己的最后一张暗牌,神色瞬间沉重了十分,那不是李相赫期待的鸟牌,而是一张无比鸡肋的光牌,接着就看到他哥气鼓鼓地将那张光牌扔在了床上,刹那间,逗猫的欲望油然而生,在心底肆意生长,而他也确实遵从本心地付诸于实践了。

于是乎,李相赫抬眼就看到对面的人,右肘悠闲地支着大腿,而手上拿着他心心念念的最后一张鸟牌。

这是在挑衅吗……?李相赫冷着脸抿了抿唇,看着李民衡迟迟不肯翻属于他的最后一张暗牌,而是将那张鸟牌紧紧贴在唇上,“嘬~”勾人的桃花眼眸也正向他投来盈盈笑意,见自己沉默不语,脸上瞬间绽放出天真又迷人的笑容。

这家伙……

“你如果是男人就给我继续。”李相赫咬着后槽牙冷冰冰地警告道:“快点。”可是李民衡笑着仰头撩了一把刘海,又将牌放在自己唇上亲吻了一下,“哥想要吗~”

李相赫抿着嘴,舌尖轻轻扫过上唇,咬牙切齿地说道:“继续,快点。”阴冷的语气仿佛要把每一个字都碾碎。

“好啦好啦,别气嘛~”李民衡轻笑着安抚道,欣欣然掀开了自己的最后一张暗牌,成功凑齐一组赤短,“我赢了呢,哥~”李民衡得意洋洋说着将花牌整理好放进卡套,随意地将花牌扔在床头柜上,然后行云流水地掀起被子钻进了被窝,闭上眼睛安心地舒了口气。

“所以要求是睡觉?”

“嗯哼~”

“哈?你为什么不会自己房间睡觉。”

李民衡睁开眼睛,左肘搁在枕头上,懒懒地用左手撑着自己的脑袋,从被子里探出右手食指,左右晃了晃,“NONO~准确的来说,是我用赚的分数兑换一张哥陪我睡觉的使用券~”李民衡悠然自得,娓娓道来,然后伸出右手拍拍自己左边的床被,“来吧哥,该睡觉了~”

对于李民衡势在必得的模样,李相赫虽然内心万分不爽,但却很难拒绝,没有人会跟省钱过不去,更何况他节省了一笔160分×1w韩元/分的巨款!

李相赫一扫阴郁,心情愉悦摘下眼镜,将其搁在了床头柜上,然后掀开馨香柔软的被子钻了进去。

“那我关灯咯~”

已经闭上双眼的李相赫懒懒地轻“哼”了一声,“嗒”地一声过后,虽然闭着双眼,但是全身的细胞都感受得到黑暗席卷而来,令他下意识地微微瑟缩。

接着在黑暗之中,低沉又温柔的声音淌过耳畔——

“新年快乐,哥。”

这声线熟悉又仿佛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让李相赫即使明知在黑暗之中,也妄想用自己的目光描摹出它主人的面容。

“今年,继续加油吧,李相赫选手~”

李相赫从话语中感受到了李民衡惯有的积极和自信,李民衡的这一点总能让他觉得安心又可靠,于是拢了拢被子,轻声应道:

“请李民衡选手在新的一年,

“多多carry~”

TBC

虽然我觉得李民衡的“新年快乐”很浪漫,但是我们壳可能跟“浪漫”这个词语不太熟(bushi🙊🙊🙊)

 

 


评论(7)

热度(3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